搜索 海報新聞 融媒體矩陣
  • 山東手機報

  • 海報新聞

  • 大眾網(wǎng)官方微信

  • 大眾網(wǎng)官方微博

  • 抖音

  • 人民號

  • 全國黨媒平臺

  • 央視頻

  • 百家號

  • 快手

  • 頭條號

  • 嗶哩嗶哩

首頁(yè) >學(xué)校動(dòng)態(tài) >本科高校

從那一次的偶然相遇,至今40年廝守不止——我與《讀者》的故事

2024

/ 06/27
來(lái)源:

大眾網(wǎng)

作者:

手機查看

  春節后開(kāi)學(xué)第一天,同事把2024年的第2、3、4期《讀者》給我送過(guò)來(lái),我立即放下手頭的事,翻閱瀏覽后,放進(jìn)手提包帶回家,晚上在書(shū)房細讀時(shí),一瞥整齊的書(shū)架上,我珍藏的《讀者》已有520本!

  歲月悠悠,《讀者》相伴。心底里不由得涌出了說(shuō)不盡的感情:謝謝你,《讀者》!

  最早與《讀者》(當年的《讀者文摘》)結緣,還是1983年7月的一天。那時(shí)剛畢業(yè)于華東石油學(xué)院(今中國石油大學(xué)(華東))留校任教的表哥,帶著(zhù)剛剛小學(xué)畢業(yè)的我去了他的校園。那時(shí)正值暑假,我第一次見(jiàn)到了大合堂階梯教室,看到了寬闊的運動(dòng)場(chǎng),走進(jìn)了上下鋪的大學(xué)生宿舍。這在一個(gè)農村孩子的眼里,是一個(gè)多么神奇而又多彩的世界啊。在表哥的床頭,我第一次看到了《讀者文摘》,好幾本整齊地排列在小書(shū)架上。當時(shí),表哥給我打氣說(shuō),等以后你長(cháng)大了,也可以多看看這個(gè)《讀者文摘》。他說(shuō)這句話(huà)的神情,至今印在我腦海里,恍如昨日,揮之不去。

  后來(lái)讀初中、高中、參加高考,沒(méi)有時(shí)間也沒(méi)條件看《讀者文摘》,偏遠的小縣城能有幾個(gè)人自費訂閱呢。但是,我一直沒(méi)有忘記表哥的話(huà),考上大學(xué)就能看《讀者文摘》了。

  1989年秋天,我邁進(jìn)了大學(xué)校門(mén)。不久就發(fā)現圖書(shū)館的閱覽室有《讀者文摘》,眼前一亮,如獲至寶!終于見(jiàn)到你!從那以后,掐著(zhù)時(shí)間盤(pán)算,新的一期何時(shí)上架,爭做“第一讀者”,甚至因此還和當時(shí)的那位圖書(shū)館燙發(fā)女館員混熟了呢。那四年,記得有幾次,發(fā)了獎學(xué)金或者來(lái)了稿費,還“大方”了幾次,跑到校門(mén)外的小郵局去買(mǎi)《讀者文摘》,回到宿舍后,忍不住在同學(xué)面前“諞”一下,當人家想借閱時(shí),心里既舍得又舍不得,恐怕人家給弄丟了。

  再到了1993年,大學(xué)畢業(yè)的我來(lái)到省城的一所大學(xué)工作。能拿工資了,買(mǎi)一本《讀者文摘》自然是“小菜一碟”了。到年底,單位統計個(gè)人自費訂閱報刊時(shí),我毫不猶豫地說(shuō),“我訂一份《讀者文摘》”。至今印象里最深刻的是,這年10月的一天,辦公室那位白頭發(fā)的經(jīng)濟學(xué)教授嘟囔了一句,“讀者文摘改名讀者了,知識產(chǎn)權很重要啊”,那神情老深沉了。

  又過(guò)了兩年多,認識了女友也就是現在的妻子。在談戀愛(ài)之初,一聊得知,她也愛(ài)看愛(ài)買(mǎi)《讀者文摘》,家里已經(jīng)存了好幾十本了。呵呵,都喜愛(ài)同一本雜志的人,緣分吶。當時(shí)一起逛街時(shí),街頭的報刊亭里,最顯眼的地方一定擺著(zhù)亮麗的《讀者》,看見(jiàn)了就買(mǎi)。結婚后,她把幾十本《讀者文摘》都從娘家帶到了我們的小家,成為我們新家小書(shū)架上的“貴客”。

  再后來(lái),工作、生子、家長(cháng)里短,時(shí)間匆匆而過(guò)。但是,每年下半年訂閱報刊時(shí),我和妻子都互相提醒對方,別忘了訂《讀者》。每每拿到新一期的刊物后,都是先睹為快,有時(shí)還就某一篇文章聊聊感受。后來(lái),女兒上幼兒園時(shí),每天晚上的床頭講故事,我們也從《讀者》上挑選。她上小學(xué)、中學(xué)后,也模仿我們開(kāi)始看《讀者》,甚至手不釋卷,摘抄“好詞好句”,吃飯都得叫幾回;后來(lái)她的語(yǔ)文成績(jì)不錯、作文寫(xiě)的有板有眼,這應該有《讀者》的功勞吧。

  這么多年來(lái),我養成了兩個(gè)習慣,其一,打開(kāi)新一期的《讀者》,先看“言論”,總感覺(jué)每一條都短小精悍,犀利獨到,甚至讓人莞爾一笑,回味悠長(cháng)。其二,坐飛機或高鐵出差時(shí),總是習慣地往包里裝上一兩本《讀者》,一是圖方便輕巧,再就是顯得有“文化范兒”,你想一個(gè)安靜地坐在那兒看《讀者》而不是打游戲玩手機的人,多高雅。曾經(jīng)有一陣子,心血來(lái)潮地把看到的好文章薦稿給《讀者》,希望自己的名字印上去,遺憾的是一直沒(méi)能如愿,重在參與吧。自我表?yè)P一下,近十年來(lái)我當起了一個(gè)部門(mén)負責人,每年帶頭訂《讀者》,不到10人的小單位竟然訂了6份,而且多年堅持。

  參加工作30年來(lái),不管我們的住房是一居室還是兩居室到現在的四居室,不管有沒(méi)有電梯,書(shū)櫥是大還是小,我們每一次搬家時(shí),總是先把《讀者》安頓好,一本也不能少,一排排一列列居于書(shū)櫥的顯眼位置,取放方便,隨時(shí)可讀,汲取養分,形影不離。

  近些年來(lái),還有兩件難忘的事。一是2011年的6月下旬我去蘭州開(kāi)會(huì ),會(huì )間不得脫身,到第三天即將返程,中午12點(diǎn)多的航班。一早我跟同行的人說(shuō),我出去辦個(gè)事。打出租車(chē)匆忙趕到了位于讀者大道568號的《讀者》編輯部。在那座向往已久的別致小樓里盤(pán)桓好久,看樓道里的宣傳圖片,聽(tīng)辦公室里編輯們的說(shuō)話(huà)聲,甚至想敲開(kāi)總編的門(mén)進(jìn)去聊幾句……最后在一樓買(mǎi)了六卷本的一套《1000個(gè)故事——《讀者》30年最美的風(fēng)景》,用繩子打捆,坐飛機帶回。同事調侃說(shuō),在網(wǎng)上買(mǎi)多省事兒,我執拗地說(shuō):“那不一樣,這可是原汁原味滴?!币驗橐粭l河、一碗面、一本《讀者》,是蘭州最具標志的三張名片,所以那趟蘭州之行,收獲滿(mǎn)滿(mǎn)。近幾天寫(xiě)作此文時(shí),一稱(chēng)重,這套書(shū)竟然5.4公斤!而且居然沒(méi)有定價(jià)。另一件事是,2016年9月我在北京昌平參加全國行業(yè)報社社長(cháng)總編輯培訓班,聽(tīng)富康年老總給我們講課,暢談《讀者》的辦刊之路以及轉型謀劃,真是過(guò)癮解渴!課間休息時(shí)的近距離交流,更是幸運至極矣。

  40年彈指一揮間。在我的心目中,《讀者》早已不僅僅是一本雜志,更像是一位經(jīng)年老友,默契知音,不離不棄,廝守為伴。捧讀《讀者》,會(huì )讓人心靜、讓人享受、讓人思考,而且值得一讀再讀,不會(huì )過(guò)時(shí)。尤其是在節假日、在夜雨敲窗、寒雪飄飛的夜晚,香茗氤氳,一刊在手,安靜地與《讀者》對視晤談,享受一份愜意的時(shí)光!哪怕捧讀的是一本五年前或者十年前的老《讀者》。

  英國人馬丁?沃克在《報紙的力量》中說(shuō):“一家報紙的歷史,就是出版這家報紙的國家的歷史,一家報紙就是一個(gè)國家文化的一部日記”,這對創(chuàng )刊于1981年創(chuàng )刊的《讀者》來(lái)說(shuō),是同樣的道理。四十多年來(lái),《讀者》被很多人推崇為“中國人的心靈讀本”,成為萬(wàn)千中國人在悠悠時(shí)光里點(diǎn)亮心靈的一盞暖燈。正如文化學(xué)者余秋雨所言,在龍尾山下,黃河之濱,幾個(gè)無(wú)名有為之士,居然辦出了一份世界有名的好雜志?!蹲x者》名不虛傳,實(shí)至名歸。

  穿越時(shí)光的隧道,《讀者》的每一期、每一年都以?xún)?yōu)美靈動(dòng)的文字浸潤生命,以寬容友善的溫情慰藉人心。篇篇雋永、期期上乘、年年豐饒,《讀者》以獨特的高雅、清新、雋永品格,伴我走過(guò)少年、青年、中年,乃至永遠的成長(cháng)記憶。

  有人說(shuō),“童年的情形,就是將來(lái)的命運”。40多歲的《讀者》正當盛年,長(cháng)盛不衰,順勢而為,未來(lái)可期。

  今后的月月年年里,我家書(shū)櫥里的《讀者》會(huì )越來(lái)越多,《讀者》微信公眾號也是我的所愛(ài);結緣《讀者》四十載,用大把的時(shí)光長(cháng)相廝守,追捧不移,情懷恒久,是我今生今世最正確的選擇。

  (作者于洪良,山東財經(jīng)大學(xué)教授)

責編:秦瑾


審簽:路時(shí)川

責編:秦瑾


審簽:路時(shí)川

相關(guān)推薦 換一換